主页 > 股票 >

元旦前一日央行再净投放2300亿!业内看好春节前降准

/2019-01-05 19:57

  为保障跨年资金需求,央行本周累计净投放资金2400亿元。不仅如此,市场普遍预计,下一次降准即将到来,时间点就在2019年1月左右。

  今早,央行网站公告称,为稳定年末资金面,维护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2018年12月29日即今天,央行以利率招标方式开展了2300亿元逆回购操作。

  具体为开展1500亿元7天、800亿元14天逆回购操作,今日无逆回购到期,实现净投放2300亿元。这是央行连续第二日实施2000亿元以上规模的大额净投放,刷新了近5个月以来单日净投放规模新高。

  央行加大资金净投放,是为了稳定年末资金面。受季节性的年末资金需求加大影响,近期跨年资金持续紧张,涉及跨年期限的市场资金价格持续走高。2018年的最后一个资金交易日(12月29日),隔夜资金成了“香饽饽”,隔夜Shibor较前一日暴涨108.4bp,达到2.554%的近一年高位水平;存款类机构质押式回购DR001加权平均利率也是暴涨113.89bp,达到2.4759%。

  金融机构的资金交易员们已完成了2018年最后一次“跪资金”,面对即将到来的2019年,尤其是面对春节前的资金需求高峰,在市场觅资金仍是需要的,但可能压力会小一些。因为,不少分析人士预期,考虑到明年年初巨大的资金缺口,1月预计会又有一次降准的“加持”。

  跨年资金持续紧张,今日隔夜暴涨

  据统计,本周央行累计开展逆回购操作7300亿元,尤其最近三日依次大手笔地投放了1500亿元、2500亿元和2300亿元,全周累计净投放资金2400亿元,资金面实现平稳跨年。

  本周,在7天资金可跨年后,市场资金面就呈现出7天期资金利率先扬后抑,隔夜资金利率后程发力的格局。但都反映的是同一个资金面结构性问题——市场上跨年资金的紧缺。

  本周一至周四,银行间市场上7天期回购利率出现较明显上涨,DR007和R007都接近全年高点。具体来看,周一,R007上涨35BP至3.01%;周二上涨39BP至3.40%;周三大涨144BP至4.84%;周四再涨108BP至5.92%。

  交易所资金利率也连续两日大幅上涨。周四,GC001最高升至10.6%,GC007利率则一度触及9.5%,14天品种利率也持续上行,一度接近6%。

  不过,自周五后,7天期品种利率开始逐步企稳,但隔夜利率继续飙升。12月29日,存款类机构质押式回购DR001加权平均利率也是暴涨113.89bp,达到2.4759%;DR007则反而下降3.28bp至3.0391%

  资金结构性紧张的深层次原因

  每逢年末,资金面就会经历一段跨年资金紧张、不跨年资金松紧适度的结构性资金紧张局面。这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光大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张旭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受制于流动性监管指标的考核,央行在流动性传导过程中遇到障碍,使得季度末资金结构性紧张的问题无法避免。

  “最近三年每逢年末,资金面都会出现年内资金不紧但跨年资金紧张,大行资金面不紧但非银机构资金面紧张的问题。”张旭称,每至年末,央行的资金供给意愿都相对较强,一级交易商所得到的流动性充裕,但是下游机构出现了明显的资金紧张。显然,资金紧张的局面并非央行主动收缩所致,而是流动性在传导过程中遇到了障碍。

  张旭进一步对记者解释,2016年末,为了满足流动性覆盖率(LCR)的监管要求,市场参与主体或多或少地规避资金传导业务。2017年12月,LCR对于银行间市场的影响尚未完全消除,银监会颁布了《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其中增加了对流动性匹配率(LMR)等指标的监管要求,这导致去年和今年末商业银行更加倾向于规避资金传导业务。

  “对一级交易商来说,如果把跨年资金拆借给非银等其他机构,可能就会使得LCR+LMR监管指标考核不达标,所以即便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向一级交易商释放流动性,他们将资金向下传导的意愿也不高,这就造成了资金面的结构性紧张。”张旭说。

  那究竟该如何顺畅资金传导机制?张旭认为,现行的监管政策和对商业银行的考核指标是基于经济上行周期的,而且相当一部分指标严于国际水平,甚至部分指标是我国特有的。目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信用出现了结构性收紧,因此有必要系统性地梳理这些指标,让一些指标回归中性,将一些重复监管的指标剔除。

  此外,兴业银行研究团队还认为,在流动性监管趋严的背景下,MLF、逆回购等有期限的流动性投放方式难以满足商业银行对中长期资金的需求;逆回购频繁暂停使短端利率波动加大,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利率的传导。因此公开市场操作余额有下降的空间,未来央行可进一步通过降准置换MLF等方式释放中长期资金,缓和短期利率波动。

  业内普遍预期下一轮降准将至

  除了跨年期间资金是需求高峰外,每至春节前夕同样是资金需求高峰。加之2019年春节又来的较早,不少分析人士预计,下一轮降准会在2019年1月启动。

  降准的实施是为了对冲流动性缺口,那2019年初的流动性缺口究竟有多大?据中信证券债券研究团队估算,2019年1月上半月资金自然到期规模11000亿元为近期到期高峰;春节期间民众对流通现金的大量需求将会在1月份形成对银行体系流动性的冲击,2019年春节较2016年早,预计1月份M0规模增长约为1万亿元;1月是税收大月叠加财政支出和政府债券发行可能加快,财政存款是不确定性因素;同业存单到期量与2017年接近而远低于2018年;从到期节奏上看,主要集中在下半月到期。

  “2019年春节前流动性环境面临资金到期压力大、财政存款不确定性强、现金需求量明显增大、同业存单于中下旬集中到期等主要因素的影响,流动性面临波动并需要央行对冲操作。”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称。

  实际上,在过往的春节前夕,央行都会通过加大公开市场操作力度、临时准备金动用安排(CRA,被业界称作“春节限定版降准”)补充金融机构春节前后的资金高峰需求。

  不过,考虑到2019年春节前流动性环境面临资金到期压力大,以及近期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提出要“完善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业内普遍认为,春节前准备金率有望进一步下调,在补充长期流动性的同时满足银行跨年资金需求。

  中信证券研报就认为,展望2019年春节前货币政策,降准概率较大,TMLF或开启操作,搭配短期跨节流动性投放。先不考虑财政政策发力的影响,2019年1月资金自然到期压力较大,银行体系流动性面临着与2018年相类似的局面,而货币政策委员会2018年第四次例会也提出“加大货币政策逆周期”要求货币政策取向至少保持当前的宽松力度,流动性大额投放维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是应有之义。而回到操作工具上,“锁短放长”仍将继续,降准取代去年CRA概率较大。具体到时点,参考CRA是2017年12月29日公告并于2018年1月16日启动;本次降准很可能在元旦后推出,在同业存单到期和缴税因素前后落地实施。

  兴业银行研究团队也认为,为应对2019年第一季度外需下行压力,宏观政策将展开逆周期调节。货币政策方面,2018年第四季度货币政策委员会例会删除了货币政策“保持中性”、“把握好结构性去杠杆的力度和节奏”的措辞,反映货币政策的前瞻性调节。2018年12月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完善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考虑到春节前后银行体系资金需求较大,降准窗口可能在春节前再度开启,在补充长期流动性的同时满足银行跨年资金需求。

元旦前一日央行再净投放2300亿!业内看好春节前降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