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股吧 >

猪上赚了80亿牛上可能要赔钱 鼎晖搭桥入主新大洲五味杂陈 | 机

/2019-01-23 15:01

  两年半前7亿元入主新大洲的陈阳友此前已因脑中风病情加重,而两家共同持股的尚衡冠通的控制权也落鼎晖之手,但鉴于牛肉产业表现不佳,后者能否“投管退”面临考验

  《投资时报》记者 田文会

  《投资时报》记者 田文会

  牛肉,不是那么好吃进嘴的。

  2019年新年伊始,新大洲A(000571.SZ)董事长王磊、总裁许树茂特别是公司第一大股东陈阳友即因违规担保遭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而在2018年12月24日平安夜,作为这家昔日中国标志性摩托车上市公司前身——琼港轻骑摩托车开发有限公司的缔造者,新大洲一度的实际控制人,赵序宏也赶在自己七十寿诞到来之前辞去了公司董事及副董事长职务。有消息称,赵此前已低价从陈手中购回了后者意兴阑珊的摩托车业务。

  从摩托车到煤矿开采,从游艇产业到贩售牛肉,诞生于海南且较特区省府挂牌仅晚了一个月的新大洲,不只涉猎产业一再摇摆,盈利重心一路从琼岛北进至黑龙江讷河,公司业绩亦是每况愈下——目前其不足28亿元人民币的市值已说明一切。更重要的是,该公司未来的“真命天子”迄今仍是一个谜。

  就在赵序宏辞任前,吴尚志旗下的鼎晖投资刚刚取得新大洲第一大股东深圳市尚衡冠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尚衡冠通)绝大部分合伙份额,并引发新大洲A逾三成涨幅。有资料表明,新大洲目前的实控人陈阳友在2016年上半年正是通过尚衡冠通以7亿元作价入主新大洲,而陈至今仍是执行事务合伙人。不过,尚衡冠通所持上市公司共计8948.17万股均处于质押状态。

  只是,鼎晖投资此次并非有意使自己置身聚光灯下。事实上,其进入新大洲的初衷或是在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打造牛肉产业“投管退”的通道,但目前看来进展并不顺利。

  《投资时报》记者联系新大洲相关负责人询问该公司是否仍将坚持牛肉产业的转型方向,该人士称,“未来的发展方向不好说。现在看起来整个牛肉产业推进比较困难。”

  据悉,尚衡冠通合伙份额变动的同时,鼎晖投资旗下公司还以诉前财产保全为由申请冻结了尚衡冠通和陈阳友所持的新大洲股权。

  陈友阳多年打造的恒阳集团(含黑龙江恒阳农业集团有限公司、黑龙江恒阳牛业有限责任公司及其他相关企业),一直对外号称“中国最大放心牛肉供应商”,而鼎晖投资在牛肉产业上的押注则通过陈阳友及其恒阳集团深度绑定。然而随着双方矛盾公开化,鼎晖投资此前在双汇发展(000895,股吧)(000895.SZ)十年套现80亿元的经典战役能否在牛肉产业再现,现在已成为一个问号。颇有意味的是,陈阳友在发迹之前,曾在1993年9月至2002年7月间供职双汇集团,并出任质检处处长、采购经理等职。而上述履历显然在此后双方的合作中产生了重要影响。

  《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尚衡冠通对新大洲的壳投资两年半来账面出现大幅亏损。新大洲A股价2019年1月8日午盘收于3.38元,若不计分红,较当初7.82元/股购买价账面浮亏56.77%,合计3.97亿元。

  有市场人士指出,此次鼎晖投资牛肉产业所面临局面较双汇发展更为艰险。或许,投资的轨迹又将如吴尚志心中的“圣经”《长线》所寓意的——成为一场马拉松,必须经过不断调整和无数较量才赢得最后成功。但长跑取胜,应也有赖于投资人和创始团队无间合作。但如今在退与进之间,鼎晖投资却面临艰难抉择。

  《投资时报》记者就上述相关问题向鼎晖投资工作人员提供的邮箱发送了采访函,不过至截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鼎晖牛肉链深度绑定陈阳友

  目前所能查询到的资料显示,鼎晖投资试图加磅的牛肉投资与陈阳友关系密切。前者主要投资渠道即为黑龙江恒阳牛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恒阳牛业)和新大洲。

  据恒阳集团网站公开信息,恒阳牛业于2014年5月完成收购澳大利亚两家牛肉屠宰工厂Tabro Meat和Moe Meat全部资产。相关信息中还有“恒阳牛业携手鼎晖投资”的表述,应指鼎晖投资通过投资恒阳牛业获得收购标的相应权益。

  工商信息显示,恒阳牛业第一大股东为讷河瑞阳二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瑞阳二号投资),持股比例为34.89%,其全资股东为陈阳友;恒阳牛业第二大股东为HY Cattle Investment Limited,持股比例为26.37%,该公司注册于香港,曾名为CDH Cattle Investment Limited。鼎晖投资的英文名为CDH Investments。CDH Cattle Investment Limited于2014年成为恒阳牛业股东,且不晚于2014年5月30日。

  恒阳牛业2017年年报显示,HY Cattle Investment Limited出资额为约5948.91万元。当然,在此处出资额不一定等同于投资额。

  值得注意的是,恒阳集团网站信息同步显示,其携手世界知名投资机构,先后在澳大利亚、乌拉圭、阿根廷等国家并购8家牛肉加工企业。

  而新大洲A相关公告则显示,除了上述澳大利亚牛肉屠宰资产,恒阳牛业全资子公司Pacific Ocean Cattle Holdings Limited(下称太平洋(601099,股吧)牛业)于2015年收购了乌拉圭Lirtix S.A.和 Rondatel S.A.两家牛肉屠宰和加工工厂100%股权,并于2017年以8230万美元卖给新大洲,溢价率为390%,并构成上市公司3.16亿元商誉。

  新大洲还于2017年从一位乌拉圭国籍自然人处以1600万美元购得牛肉屠宰厂Lorsinal S.A.50%股权,并拟收购阿根廷两牛肉屠宰及加工——Black Bamboo Enterprises S.A.和Chrysan Taw Enterprises S.A.的100%股权,该标的公司实控人为杨向东,为新大洲非关联第三方。不过,外界无法判断这三家企业是否被归为上述恒阳并购的8家境外牛肉加工企业之列。

  经合并统计,上述七家工厂总计日均屠宰能力达约4400头。问题是,这些海外牛肉资产的盈利情况远逊预期。

  数据显示,新大洲2018年前三季度净利为-1676.04万元,第一大业务即与牛肉贸易相关的食品产业中的海外业务亏损是重要原因。因资金短缺导致开工不足、肉牛采购价格上涨、技术原因导致犹太订单没有按期签约等因素,新大洲乌拉圭子公司Lirtix S.A.、Rondatel S.A.及Lorsinal S.A.合计实现权益净利-2977.76万元。

  太平洋牛业和恒阳牛业曾承诺,Lirtix S.A.和 Rondatel S.A.2018年度扣非净利润不低于815.3万美元,若从前三季业绩来看,今年完成难度极大,业绩承诺方由此或需作出较2017年更大的补偿。

  恒阳牛业在恒阳集团占据重要位置。尚衡冠通2016年4月进入新大洲时即同时决定收购恒阳牛业。新大洲在2017年的董事会工作报告中称,恒阳牛业的置入是公司产业转型的重中之重,是公司构建完整产业链的基石。

  新大洲A2018年10月16日的公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恒阳牛业营收为10.44亿元,净利为0.74亿元,黑龙江恒阳农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恒阳农业集团)营收为0,净利为约-0.05亿元。

  恒阳农业集团的大股东也是陈阳友。这也意味着恒阳集团的资产和收入主要集中在恒阳牛业。

  2018年2月14日,新大洲A公告因尚不具备实施条件终止筹划收购恒阳牛业。不过公司方面强调,将合理、有序地推进产业转型工作,突出牛肉产业的发展。未来新大洲将继续深耕牛肉食品领域,通过包括并购重组在内的方式,择机置入恒阳集团优质资产。

  《投资时报》记者近日就“是否继续收购恒阳牛业”询问上述新大洲A相关负责人,该人士称,“恒阳牛业国内资产的收购我们公布的是‘终止’,目前为止,要继续还是不继续,还没有说法,以前是‘终止’,可以以这个为准。”

  实控人陈阳友病情埋变数

  利益面前,友谊的小船往往说翻就翻。

  2018年12月11日,新大洲A公告第一大股东尚衡冠通的合伙人及所持合伙份额发生变动,鼎晖投资方面象征性以2元受让恒阳农业集团所持42.86%LP份额,总计持有全部85.72%的LP份额。陈阳友作为GP持有14.29%的份额不变。

  早在2016年4月,尚衡冠通以约7亿元从赵序宏手中取得新大洲约8948万股,而尚衡冠通注册资本即为7亿元。据此前报道,天津鼎晖天骏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鼎晖天骏)作为优先级LP,出资3亿元,恒阳农业集团作为劣后级LP,出资3亿元,陈阳友作为GP出资1亿元。

  上述合伙份额变动公告发布当天,新大洲A还公告尚衡冠通所持其共计约8948万股被司法冻结,陈阳友所持新大洲约149.99万股亦被司法冻结,皆占其所持新大洲股权比例100%,冻结申请方为天津鼎晖天宁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鼎晖天宁)。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深圳中院)作出的《查封、冻结通知书》及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深圳中院作出的民事裁定书显示,申请人鼎晖天宁已于2018年12月10日向该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对被申请人陈阳友、恒阳农业集团、瑞阳二号投资等几方的相关财产采取诉前财产保全,以人民币2.9亿元为限。该保全额度与此前报道中鼎晖天骏在尚衡冠通的出资额相近。深圳中院经审查认为,申请理由成立,裁定查封、扣押、冻结被申请人名下可供执行财产。此前,尚衡冠通所持新大洲股份已几乎全部质押,其中,向湖北中经贸易有限公司质押约4473.89万股,向华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金证券)质押4474万股。2018年10月,新大洲A曾公告尚衡冠通向华金证券质押的4474万股触及平仓线。一般来说,保全不影响质押的优先受偿权。

  按通常理解,鼎晖天宁的拟诉讼对象应为上述被申请人。

  双方嫌隙或在2018年8月露出端倪。

  2018年8月30日,鼎晖投资方派驻董事李磊辞去新大洲董事职务。当时有投资者分析称,此事说明鼎晖投资已退出新大洲经营,原先出资的3亿转为借款,以恒阳牛业股权作抵押。据《投资时报》记者多方调查,上述说法暂不能证实,不过新大洲A的后续公告显示,鼎晖投资并未退出新大洲经营。

  工商信息又表明,从2016年4月7日到2018年4月18日,陈阳友全资持有的瑞阳二号投资将所持恒阳牛业总计2729.77万元股权分四次质押给鼎晖天宁,瑞阳二号投资还将所持恒阳牛业约846万元股权质押给鼎晖天骏。目前这五笔质押状态都显示“有效”。此外,瑞阳二号投资所持恒阳牛业股权还质押给了其他多家企业。这些质押都发生在尚衡冠通拟接盘新大洲第一大股东之后。

  2018年9月27日,新大洲A公告因陈阳友脑中风病情加重,其聘请鼎晖晖泰向其提供与尚衡冠通的日常运营相关的顾问服务。

  据了解,新大洲和恒阳牛业当前皆较窘迫。其中,一家子公司股权被冻结,两家子公司名下共计1.3亿元价值的房产被查封。恒阳牛业也成为诉前保全申请对象和仲裁申请对象。上述情况涉及3000万元商业承兑汇票未如期兑付、股权协议争议、5100.76万元所得税未缴纳等不同事项。

  新大洲A2018年三季报显示,该公司2018年前三季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3.06亿元,在借款8.04亿元后,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仍然为-1.75亿元,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为1.03亿元。

  投资对象四面楚歌,鼎晖投资挥刀相向以求自保亦可理解。只是,陈阳友和他的恒阳牛业走到这一步,作为食物链顶端的猎食者,鼎晖投资和其他投资公司是否也正是背后的推动者?

  有消息称,陈阳友一方正在通过恒阳牛业积极引入战略投资人。若真有人雪中送炭,鼎晖投资不知会选择继续前行还是就此转身离去。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投资时报。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猪上赚了80亿牛上可能要赔钱 鼎晖搭桥入主新大洲五味杂陈 | 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