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股吧 >

2019年主板打新第一签: 沪市周四首发蔚蓝生物|新希望|生物|

/2019-01-21 15:50

  见习记者?张赛男?上海报道

  导读

  尽管打新者热情高涨,但长远来看,要从基本面去判断公司行情,现在的市场情形下,要让二级市场买账恐怕有难度。

  

  2019年首只新股新鲜出炉,元旦过后的第二个工作日,1月3日,蔚蓝生物开始申购。

  新年第一签显然自带好兆头,某知名财经股吧内的投资者们摩拳擦掌,祈求能够中签。

  2018年10月,2017年扣非净利润仅为6854.81万元的蔚蓝生物成功过会,一举打破“主板上市净利润不低于8000万元”隐形门槛的江湖传闻,引发市场广泛热议。

  这也使得蔚蓝生物成为近一年多来业绩最差的主板上市新股。

  2018年12月27日,蔚蓝生物悄然结束询价。2019年1月2日,元旦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蔚蓝生物一众高管马不停蹄进行IPO网上路演,与投资者互动交流,为发行上市作最后的筹备。

  尽管打新者热情高涨,但一位北京地区的证券分析人士强调,“长远来看,要从基本面去判断公司行情,现在的市场情形下,要让二级市场买账恐怕有难度。”

  业绩成长乏力

  在蔚蓝生物IPO网上路演中,保荐人广发证券王慧能在被问及“优质企业”标准时表示,优质企业要符合公司所处行业是成长性行业、要有较强的获利能力等要求。

  不过,从蔚蓝生物的表现来看,市场人士普遍认为,蔚蓝生物业绩增长比较缓慢,目前的营收净利润可能已到公司天花板。

  数据显示,2015年、2016年、2017年,蔚蓝生物营业总收入分别为7.52亿元、7.81亿元、7.99亿元,增速分别为3.2%、3.9%、2.3%。扣非净利润分别为4073.05万元、6684.23万元、6854.81万元,其中,2015年、2016年实现了50%以上的增速,2017年增速骤降,仅为2.6%。

  2018年的全年业绩也增长乏力。蔚蓝生物预计,2018年营业收入约为8亿-8.27亿,同比增长0.07%-3.41%;全年净利润为8600万元-8900万元,同比增长0.44%-3.94%;扣非净利润为6900-7400万元,同比增长0.66%-7.95%。

  此外,蔚蓝生物还存在营业外收入占比较高的问题。

  2015年到2017年,公司营业外收入分别为3095.5万元、2100.17万元和585.59万元,占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1.63%、18.42%和5%。2017年营业外收入大幅下降的原因是,公司与日常活动相关的政府补助1575.16万元计入了其他收益。

  公司在招股书中表示,如果未来其研发能力下降或与科研相关的政府补助政策发生变化,可能影响公司持续盈利能力。

  一位长期跟踪IPO的分析人士直言:“这个公司业绩属于稳定型,这两年增长很缓慢,估计未来增速也不会非常快,从基本面看应该算不上特别优质的公司。”

  不过,既然蔚蓝生物能够顺利过会,也有其亮点。

  “公司过会原因可能是行业属性比较好,毕竟它表示自己属于生物科技领域,在酶制剂领域是龙头,市场需求广阔。而且研发费用率较高,算是创新型企业。”前述分析人士说。

  招股书显示,蔚蓝生物的研发能力较强。2015年-2017年,其研发投入高达2.3亿元,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约为10%。

  1月2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参与了蔚蓝生物网上路演互动环节,当记者问及如何保持公司成长性时,蔚蓝生物总经理陈刚正是基于公司研发能力作出了回复,认为公司大规模的研发投入形成了专业的团队和无形的资产,为企业长期发展奠定了坚定的基础。

  否认与新希望关联关系

  在蔚蓝生物2015年至2017年前十大客户名单中,新希望集团旗下的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000876.SZ)赫然名列榜首,为其第一大客户,2015年-2017年的销售金额占比分别为19.13%、19.58%和16.69%。

  值得注意的是,蔚蓝生物实际控制人张效成、黄炳亮都出自于新希望,都曾在新希望集团及下属子公司中担任高管,且两人在2014年9月前均为新希望六和主要股东,并被视为新希望六和股份的创始人。

  蔚蓝生物与新希望的关系,也是过会时发审委首要关心的问题,要求蔚蓝生物说明与新希望关联交易的必要性,是否存在违反竞业禁止、是否存在对新希望的重大依赖等问题。

  1月2日,蔚蓝生物董事长黄炳亮在回复记者线上提问时回忆了与新希望往事,并否认与其存在关联关系。

  黄炳亮回复称,六和集团1995年创立,自成立起,张效成、黄炳亮就不是实际控制人;2011年,新希望收购六和集团、六和饲料股份100%股权。张效成、黄炳亮担任新希望董事职务,因担任董事职务,新希望被认定为发行人关联方。

  张效成、黄炳亮实际已于2013年5月份辞去新希望及子公司全部职务,但是因为新希望子公司的原因,子公司的相关工商变更于2016年9月份完成,因此,发行人与新希望不存在关联关系,迄今已超过2年。

  就业绩依赖问题,黄炳亮表示,“公司对新希望的销售占比逐年降低,截至2018年上半年,已经降至11.64%,因此不存在依赖。”

  综上所述,对于以上种种问题蔚蓝生物得以自圆其说并顺利过会,无疑是幸运的。但是,更大的考验还在后面。

  在次新股整体行情偏弱之下,蔚蓝生物未来的走势是投资者最为关心的问题。有多位投资者担心蔚蓝生物会否跌破发行价。

  蔚蓝生物董秘曹成回复称,“蔚蓝生物发行价是在询价的基础上合理制定的,为二级市场预留了盈利空间,相信蔚蓝生物的股票会有一个良好的走势。”

  但是,美好的期望和现实毕竟是两码事。

  保荐人王慧能在回复投资者“能否预计蔚蓝生物上市首日涨幅”时说:“难以预计,相信市场会给出答案。”

2019年主板打新第一签: 沪市周四首发蔚蓝生物|新希望|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