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2019年美股看熊美元或打脸市场,黄金1285-1300是关键,欧元爆点

/2019-01-15 15:47

  2018年接近尾声,又是辞旧迎新之际,金融市场交投时段也正式进入倒计时。

  在即将过去的2018年,国际金融市场并不平静,发生过许多引起交易品种巨幅波动的各种事件。回首看去,中美贸易摩擦、新兴市场货币危机、脱欧协议制定过程中的起起落落、国际油价三个月下跌俞40%、平安夜圣诞老人送出一只“熊”,这些经历过的事情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也许多年以后这些事情仍是颇具趣味的谈资,但对于交易市场中的一员,借机整理思路、回顾历史和展望后市才是最和事宜的事情。 Johnny本文会以品种为形式、以基本面和技术面结合的角度来表述一些对于2019年市场的观点。

  美联储/美元 图一:美元指数月线趋势图

  2017年7月1日美元月线跌破上升通道线,最后一个季度的四根月线中,连续出现三根实体巨大的阴线,价格高点低点依次降低的走势异常明显,但伴随着美联储17年展望中至少三次加息计划的逐步落实,运行至下方等距平行线支撑位后出现基本面和技术面多重利多信号,美元指数也逐渐水涨船高,并且在第三次加息落实的9月份技术面完成95.00整数关口的压力位突破。

  经历过众官员“中性利率”表态,特朗普施压,美国经济增长可能放缓等利空因素后,价格仍处于95.00颈线上方,年度级别多头趋势保持良好,12月份后半月美指的大幅下跌现在仍处于对支撑位的验证阶段,市场长线买入美元和美元资产的欲望依旧高涨。

  根据头肩底形态理论动能释放的目标来看,相对应2019年交投时间段内,多头可能将目标放置在上方102.00-103.00的价格区间,不过美指究竟在年度内能否借助多头形态重回更好能量级的波动区间,其关键点在于行情拉升的速度,因为很明显之前上升通道存在明显的倾斜夹角。

  从美国经济前景角度着眼,利率作为最直接、方便和副作用小的调控经济手段,在经济回暖并快速增长之后,如果不及时使利率回归正常水平,甚至稍微超出中性利率的水平,若后市经济、金融出现暴雷事件,美联储在利率调控手段上的缓冲空间就会异常紧张;这会导致没有足够的空间使用减息手段来刺激经济复苏或增长,除非再次启动量化宽松政策。美国在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夕,利率水平处于5.25水平,而为了平抑危机带来的影响,其在2008年将利率水平压低至0-0.25,并无奈启动了QE政策。而启动QE则是绝大多数人不愿意看到的,因为QE是超出常规的强力货币政策,只有当国家经济出现“不可收拾”局面时才会迫不得已启用。美联储虽然在特朗普低利率观点的压制下减弱了鹰派姿态,但将其政策观点放在经济发展和价格年度级别走势中来看,继续维持鹰派政策,可能使其不得不为保证美国经济和预防风险作出一定的政策倾斜。

  特朗普低利率的观点和美联储逐步加息观点仍未出现明显统一,从客观美国金融市场来讲,逐步加息仍是合适的,国家的经济政策和贸易措施和经营公司还是有本质区别的。12月末,特朗普是否是解雇鲍威尔的担忧是导致美元月度疲软的主要原因,不过结合实际情况,就算更换美联储主席也恐难以改变该机构最终作出足够客观的决策。另外,强势货币政策带给美国股市的影响其实并不如想象中那么悲观,其对美股市场有更为深远的意义,尽可能的挤掉经济增长中出现的泡沫可能是美联储会考虑到的另一重要因素。

  美国股市

  美国自2008年雷曼兄弟金融危机爆发之后,美股仅仅一年的时间就在宽松货币政策的刺激下走出美国持续时间最长的牛市。 图二:道琼斯30指数2016年至今牛市

  对于美国股市最近大幅下跌的成绩单,美联储可能“表示惋惜”,客观角度应该丝毫不放在心上。原因在于:

  1、目前市场看空美股的力度还不足以在实际意义上终结2009年至今的超级牛市,而2019年度可能出现的熊市,仅仅是其09年至今连续上涨的次级修正走势;

  2、美联储站在足够客观的角度,2019年度可能出现的美股熊市,正好是“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区间”挤破一些经济高速增长带来的“不利”泡沫。 图三:道琼斯30指数月线趋势图

  放大美股2016年至今走势细节,自2016年2月价格在趋势线附近收出T型利多K线至今,其走势在年度级别中可以对应的确定出明显的波浪形态,截至平安夜暴跌时段,美股下跌A浪走势同样符合前期波浪形态带来的市场预期。

  3浪后半段与4、5、A浪前半段在形态学上也形成利空的双头形态,而相对应的颈线位置可确定在23400-24000区间,波浪形态和M头给美指带来的技术性卖压是可能导致年内熊市,或反弹后回测再次刷新低点的最大潜在原因。

  而关于新低方面,当顶部M形态空头动能得到有效释放,航行也恰好运行至满足C浪成立的价位。从满足两种技术面利空因素价格的相对位置来看,其显然不足以使美股跌破之前的上升趋势线,这就是19年熊市并不会影响超级牛市的技术面原因,与基本面结合的意义在于:挤干净泡沫,美国经济得以平稳发展的同时,使美股有更坚实的基础延续此次超级牛市。

  欧元

  遥想欧元区2017年过的并不顺心,11月13日(周四)北京时间20:45,欧洲央行公布2018年内最后一次议息会议内容,最终结果符合市场此前预期:欧洲央行在维持各项利率政策不变的同时,宣布自2014年起实施的资产购买计划于本月起结束,其将停止收购更多债券。这也意味着欧版量化宽松完成了其历史使命,欧元区超强货币宽松政策就此宣告终结。

  欧洲央行停止了资产负债表扩容,但到期的债券本金仍将被重新投入债市“再投资”,其表现与美联储结束QE后如出一辙,何时开始“缩表”仍旧遥遥无期,而欧洲央行决议也未正面提及将会从何时开始加息,以进入真正的货币政策紧缩周期。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则在多头略显失望的情况下继续补刀,其在新闻发布会中坦言称:欧元区当前经济数据弱于预期,最新的经济数据和调查均不及预期,经济数据暗示未来经济动能放缓;因此,尽管中期潜在通胀确有上升趋势,但货币政策基调仍需保持谨慎。德拉基作为欧洲央行行长距离卸任已不足1年,市场担忧其会在剩余任期内尽量避免加息这个敏感话题,而由其继任者来对此做出判断和抉择。 图四:欧元周线趋势图

  欧元年度级别走势的重要演变出现在2015年3月这一时间节点,欧元14年度令人瞠目结舌的跌势最低点价格即出现在此时间。

  随后,欧元行情在15年3月-17年7月的交投中形成罕见的年度宽幅震荡。伴随欧央行决定开始缩减够购债规模,17年7月欧元一鼓作气突破箱体上边线,并且用了四分之一箱体时间运行至1.25450的动能需求价位。

  作为占美指权重最高的货币,欧元整体表现上和美指季度想死,区别仅在于美指用17年6月至今的时间形成了头肩底形态,而欧元在相同的时间酝酿出了看跌的利空头肩顶形态;并且双方现如今均分别处于相应颈线位置的上方和下方。

  技术面跌破1.15000颈线带给欧元的不仅仅是顶部头肩顶形态的成立,这同时也意味欧元重新滑落至能量级别更低的下方箱体区间。而本身就是在等高区间内酝酿出的头肩顶形态,价格指向目标也恰好处于箱体区间下边线,这和进入低能量箱体区间后的价格预期不谋而合。

  欧央行行长德拉基临近退休时间节点,且经济增长不及预期的事实都决定欧元本就处于疲软的货币政策和经济环境下,就更不提意大利财务危机、法国“黄马甲”、德国经济放缓、英国3月份脱欧期限、以拖延至市场遗忘的难民问题。这些充满不确定的事件都无法在18年度内能够得到良好的消化和解决(意大利财政危机最终的处理方式只是拖延了问题的发作时间),它们对于欧元的影响会贯穿至2019年度,这使得欧元前景雪上加霜:不论经济发展、还是稳定性,都可能成为市场谨慎/避险资金厌恶欧元和欧元资产的理由。在这中间,英国脱欧方式和脱欧后相处带来的“不适应”症状拥有最高的几率成为欧元爆点。

  黄金

  关于黄金的表现有一点不得不承认,在12月美联储加息政策遭受市场质疑、其鹰派态度放缓、市场担心美联储主席宝座易主的时刻,其充分表现出难得的避险资产属性。可是仍有一个不能忽视事实:在18年度的交投时间内,有更多的时间,原本黄金该体现其避险功能的时候却显的并不那么受市场欢迎。

  市面上的避险资产绝大部分归属在美元和黄金两个品种上,此时说来话长,归属点源自于老生常谈的“布林顿森林”体系。正常交投的大部分时间,美指和黄金都呈现出负相关的属性,但一点不能忽视的是:风险情绪一旦达到阈值,黄金和美元也会出现正相关的波动。

  这种正相关表现历史上更多的出现在中短线趋势中,年度级别及以上的趋势则是纯粹的负相关属性。18年风险情绪倍点燃的时候,黄金避险属性“若隐若现”,资金更多选择进入美元市场,主要原因在于:

  1、美元作为货币拥有计息这一点黄金不具备的优势,持有黄金避险将付出更多的机会成本。

  2、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美国经济数据总体表现良好,甚至出现不少高光时刻,市场对于美联储鹰派态度的解读,以及对其落实货币政策中“言行合一”的认可,都在很大程度上诱发了市场心理不约而同、无意识的倾斜。 图五:黄金月线趋势图

  关于美联储在19年度可能出现的政策倾向,在这里就不在累述,年度级别纯粹负相关的关联性显然对于金价并不友好。

  对于后市行情展望,更为关键的是能够确定一个明确可观测的点位或区间以确定市场是否如预料中那样波动,从目前的情形来看,1285-1300关口将会是一个不错的观察窗口。

  黄金2011年9月1日出现1920历史高点后即开始出现趋势性变化,后续几年行情只跟随时间出现加速发展。

  观察黄金历年走势可以发现:

  1、2011年9月的高点和2012年10的次高点,价格和时间的差值分别是65美元和12-13个月,这是在漫长下跌走势中最开始的时刻其在通道线上轨的表现;

  2、2013年6月-2015年12月的时段,黄金在不断刷新低点的同时,规律性的将低点放置在通道线下轨附近,此现象在图表中持续的时间周期大约是24-26个自然月;

  3、2015年-2016年的走势,可以归属到一个类三角形整体形态中(因考虑到图表的直观性,这里不再标记,仅标记出三角形下边线),从三角形的角度来看,2018年6月金价最终选择了向下突破。这根三角形下边线的重要性在于:它和通道线上轨对行情形成了一个交叉压力位。通常意义上,仅此一点交叉压力区间位1285-1300关口对2019年度黄金行情走势就已经变的十分重要。

  4、虽然行情现阶段尚未运行至1285-1300这样一个区间,但是这并不妨碍从历史走势中观察这个交叉点位额外的一些有意思的特点:交叉点位在时间轴上与2018年3月高点的周期间隔为12-13个自然月;交叉点位在价格轴上与2018年3月点的价格差值为月65美金。

  将其放置在连续波动中观察,2011年9月-2012年102013年6月-2015年12月;2018年3月-2019年4/5月,这三个时段的价格波动和运行时间,在图表中也可以通过下面两点发现有意思的关联:

  1、价格方面:三个时段均位于通道线轨道,下跌及反弹价格幅度均相同;

  2、时间方面:上轨触碰时间累计=下轨规律低点分布持续时间

  当然,这只是从技术面发掘出的一些交叉点位特殊性,1285-1300区间对于黄金的意义可能不仅仅是一个水平压力区间或者整数关口那么简单。结合美国当前需要的降息空间储备,以及挤掉一些泡沫所不得不采取的鹰派手法,黄金想要完成1285-1300的突破恐怕还需要更多的理由,长线延续11年至今空头趋势恐怕大几率出现的事件。

  波涛汹涌的2018年之后,注定是难以平静的年度。汇市的许多问题和机会将会延续到崭新的2019年,而最终的结果则依旧充满变数,更多计划中和始料未及的事件也将接踵而至,而汇市的魅力正在于此。

2019年美股看熊美元或打脸市场,黄金1285-1300是关键,欧元爆点